故事大全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幽默故事 > 正文

幽默故事

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三明治_想吃你身上那两颗樱桃动漫

苦苦2021-05-26幽默故事12897
陌千辰开始翻旧账:“你那天在善姑庵说了什么?”  那么久的事情?言笑笑挑眉,你一个大男人,能大度一点吗?  这是原则问题,陌千辰不妥协,言笑笑只好回忆,善姑庵说了一箩筐的话,怎么记得:“你自己给自己戴

陌千辰开始翻旧账:“你那天在善姑庵说了什么?”

  那么久的事情?言笑笑挑眉,你一个大男人,能大度一点吗?

  这是原则问题,陌千辰不妥协,言笑笑只好回忆,善姑庵说了一箩筐的话,怎么记得:“你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?”

  你自己女装都穿了,还不让人说啊?你又不是霸总,不能这么霸道!

  “噗”余六忍的辛苦,终于爆发出一连串的大笑:“哈哈哈哈!”

  魔性笑容在包厢久久回荡,两人一脸你有病的盯着余六,你一个女装大佬,好意思笑别人?

  余六好不容易止住笑容,千娇百媚捂住嘴:你们继续。

  陌千辰踹了余六一脚才回到座位上,小爷才没这么小气:“不是这个!”

  言笑笑把那天记忆翻来覆去看,最后投降:“那是什么?”,我记性不好,不要逼我!

  陌千辰脸黑的像是锅底,稍有不慎,估计要炸开伤人:“有人问我们关系的时候,你说了什么?”

  这个问题闵婆婆问过,言笑笑认真回忆一下:“朋友?”

  生这么大的气,他们难道连朋友都不是?好歹也一起吃过饭,端过毒窟,说句朋友不过分吧!这么小气做什么!

  余六端着酒杯喝酒,心里暗爽,啧啧,果然老天爷是公平的。

  陌千辰家境容貌,全都一流不说,连搂钱的能力都高出众人一大截,到了他们只能仰望的地步。

  可情路坎坷啊,多好!

  之前遇到个会装的婉言郡主,后面遇到个不开窍的天真小姐。

  余六就差哼小曲:我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,多凄美,值得喝一壶。

  陌千辰觉得自己会被言笑笑气的英年早逝,喝了好几口茶给自己顺气:“难道没问题?”

  言笑笑思索片刻,随即摇头,没有什么问题。

  陌千辰一脸恨铁不成钢,差点砸了手里的茶杯:“我们是夫妻!”

  言笑笑想一巴掌甩陌千辰脸上:你这个时候跟我说夫妻?

  新婚的时候,不是你不让我赖上你,怎么怪我?

  说好的男子汉一诺千金呢?

  再说当时你穿的女装,我是女汉子,那我性别也是女,喜欢的是帅哥,没有特殊癖好!

  “那……那我们,我们现在是夫妻,你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否认,我没面子”,陌千辰想到新婚一茬,自知理亏,言辞闪躲。

  懒得理会陌千辰发神经,言笑笑把话题转移到自己的小命去留上面:“也就是,我无论如何,都不能和什么公主贵妃和解是吧?”

  其实生活这么美好,大家何必相互为难,尽情享受美食不好吗?

  余六晃动手指头:“几乎没可能”,上位者,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外来的小丫头忤逆他们,更何况这个小丫头,还阻拦了他们的利益。

  那几人可都不是善良的主,嚣张跋扈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个不识好歹的人,这么不可能牟足劲打压下去。

  余六心里冷笑,人命,在那些公主贵妃心中,有如草芥!根本不会关心他们百姓死活。

  退无可退,那就只能迎难而上,言笑笑决定回去好好锻炼身体,到时候跑路也快点。

  言笑笑给陌千辰出主意:“长公主还有值钱的什么产业吗?三少不要客气!”

  没钱,长公主会头疼,分散点注意力也好。

  为了活命,言笑笑把能想出来的馊主意都搬出来:“二皇子的产业也是,最好打断一条腿什么的,让他没力气蹦跶,不要手下留情!”

  二皇子受伤,贵妃照顾儿子,没时间管她,围魏救赵,言笑笑给自己的机智点赞。

  余六笑的眼泪都出来了:“哈哈,皇城也就三少夫人敢说打断二皇子一条腿!”

  言笑笑疑惑不解:你必要这么夸张吗?我也就说说说,我又不是那么残暴的人:“不能说?”

  余六眼神幽暗,语气嘲讽:“二皇子当年骑马,不小心摔了一跤,脚还没断,伤了十八个,其中包括世家子弟,死了十个下人,包括那匹马!”

  这么残暴?

  言笑笑望了望外面,街上人来人往,还有商贩卖东西,没有人四处抢劫,要不然听余六这么说,她都以为是乱世,简直就是草菅人命。

  言笑笑还是有些不敢置信:“真的假的?”

  余六眼神明明灭灭,最后归于平静:“三少的倒霉二哥就在伤的里面!”

  那次后,老夫人怎么都不准陌千寒跟皇家弟子来往,还破天荒关了侯夫人禁闭:因为陌千寒是侯夫人硬带着过去给二皇子作伴的。

  言笑笑过来这么久,皇城百姓安居乐业,皇上应该算是比较有才干的,难道特别中意贵妃和二皇子:“皇上不管吗?”

  儿子都要养废了,这样的皇子上位,绝对是暴君。

  余六不痛不痒说道:“管啊,给大家发了点钱,贵妃由皇贵妃降为贵妃,禁足半年!”

  可死了的人,再也会不来!

  余六眼中悲戚一闪而过,最后全部落入酒中,那是一种无言的痛。

  爱江山更爱美人,言笑笑对皇帝也不抱希望:“三少,要不我假死吧!”,我不想变成真死。

  关于这件事,陌千辰一直憋着气,要不是陌千寒不准他乱来,早就去找那下垂眼的麻烦:“你闭嘴,他胡说八道。”

  陌千辰解释了一下当时的背景:那时候皇上从闲王刚即位不久,杀鸡儆猴,警告一下不安分的臣子,现在的皇子妃子可不敢这么嚣张。

  “跟三少夫人开个玩笑,可是被吓到了?”余六一脸坏笑,似乎刚才都不不过是错觉。

  言笑笑不雅的翻了个白眼:“我胆小”,这种有什么好笑的?

  “外面谁在打架?”言笑笑等自己饭菜的时候,顺便听了一下外面动静:“好像摔了不少东西。”

  “什么,谁敢在老娘地盘撒野?”余六怒气冲冲的开门,准备要人赔的只剩一条裤衩!

  门外飞霜单手掐住杨玉坤的脖子,像提小鸡一般一般,飞霜够高,这一幕不是特别难看!

  “飞霜姑娘,快松手”,余六踩着莲步过去:“呦,这不是咱们得的杨四少爷,怎么,今天来结账吗?一共三千五百七十二两,谢谢惠顾!银票,银子都可以哦!”

  “你……你滚开,你……你给我滚过来”杨玉坤指着飞霜后面的舒雅,舒雅显然喝了不少,被小桃一把抱住,还在大喊:“老娘要打的你祖宗十八辈都不认识!小桃,你放开我。”

  旁边的江兴一抖,他刚才怎么就多嘴,让飞霜帮忙拦住杨玉坤,他应该让飞霜帮忙直接劈晕舒雅,把人拖走,发酒疯的人,没有道理可讲的。

  这么疯下去,全皇城谁还敢要这母老虎!江兴惴惴不安,可千万别赖上他。

  小桃抱紧舒雅使劲摇头:“女孩子不能随便打架!”,会带坏她家小姐的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