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大全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幽默故事 > 正文

幽默故事

bl辣文_大炕上和岳偷倩

苦苦2021-08-05幽默故事499
叶绮罗心中有一瞬失望,打断他,“我这个人素来喜好色香味俱全的美食。”随手将人拂开,一闪身,已经出了院子,“在我回来前,将一切恢复原样。”  宿愿原本跌倒谷底的心,因为叶绮罗“指

叶绮罗心中有一瞬失望,打断他,“我这个人素来喜好色香味俱全的美食。”随手将人拂开,一闪身,已经出了院子,“在我回来前,将一切恢复原样。”

    宿愿原本跌倒谷底的心,因为叶绮罗“指的明路”又顿时狂喜,他修炼资质不怎么样,因为诅咒,修炼速度就更慢了,但是,他自持学东西还是很快的,灵厨门槛低,他努力钻研,一定能做出灵气充沛,又能满足大人口味的美食!

宿愿一直是那个被欺负的小可怜,平日唯唯诺诺,没想到居然是个心机深沉的,攀上了大人,一下子就翻身了!可惜,心中再不忿,也不敢多说一个字,叶绮罗给他们留下的心理阴影,绝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。——怨她装废柴欺骗他们?更不敢了!

    完成大人交给的任务才是首要的。

    问题倒是不算大,进入学府的,多得是破坏狂,所以,预留的各种家居摆件,建房造屋的材料都很多,自己拿了灵石取买就行了,这本来应该临时主人自己掏腰包,现在他们可没胆儿问叶绮罗要,只能他们一群人自己拼凑,这东西太差了只怕还不行,想想就肉痛得不行,没办法,是他们有眼无珠,没做好自己本职工作,惹恼了大人。

    两个罪魁祸首原本是他们中的领头人,有一定的威望,如今是被其他人给怨恨上了,将半死不活的两个人丢回他们房间之后就不管了。

    叶绮罗是自己醒的,或者是以比较温和的方式叫醒的,起床气还不会那么重,若是还能及时见到点美好的东西,可能很快就心情舒畅了,可显然这次不是,可不就直接暴躁了,好在,只是暴躁,还不至于暴走,不然整个学府都可能遭殃。

    叶绮罗慢腾腾的挪着步子,照她这个速度,走到中殿那边,什么事儿都完了,所以,大概兴许是完全没将那什么“府主大人致辞”放在眼里。

    “叶子。”

    颇为愉悦的声音,叶绮罗看过去,伏青羡一行人走了过来,有的如伏青羡一样叫她叶子,更多的人还是比较恭敬的称呼她“叶修士”——便是之前没见过她,都是一个圈子的人,也会听庄胤鸣他们提起过,所以才不会因为她“实力低”就眼高于顶干出蠢事来。

    所有学子的院落都在这一片,会遇上也不奇怪。

    叶绮罗恹恹地点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   伏青羡跟庄胤鸣倒是都看出了她精神不佳,也就贺临神经比较大条。“叶子你进学府就闭关三天,这拼劲儿,跟戚易有得一比了。”一边还撞了撞身边的人。

    贺临跟戚易在招生的第一日,就杀进了学府,说起来,在第一日的时候,往往都是实力比较低的,不少人都在观望,便是如此,两人也伤得不轻,戚易一头扎进学府,一边养伤一边修炼,贺临的伤势更重些,倒也没急着那一两日,结果没好全呢,又因为真灵之气逆转,差点没把自己搞废了。

    叶绮罗轻飘飘的睨了他一眼,“在睡觉。”

    贺临顿时一噎,平时挺酷挺拽挺霸道的一人,这会儿看着有点憨。


 

    伏青羡跟庄胤鸣两人一个闷笑一个轻咳——果然是吃了睡睡了吃的叶修士——有贺临这个在前面趟雷的挺好。她现在心情不好,大概是被扰了好眠,希望伺候的那帮人没有做得太过,不过这个可能性应该比较低,所以只能是那群人自求多福了。

    贺临郁闷,然后无意间瞥见整个人都缩在后面的仓玉,跟往日里这小子的作风大相径庭啊,二话不说,直接伸手勾住这小子的脖子,将人给拽出来。“仓玉,你小子躲什么呢?”

    本来知道仓玉潜在的危险性,原本关系不错的都想要远离,只是,在仓玉醒来之后,果真是啥都不知道,再想想,被亲爹那么对待,时时刻刻业障缠身,遭受着巨大的痛苦,表面上偏偏又懵懵懂懂,啥都不知道,分明就是小可怜一个嘛,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那眼神无辜又单纯,唉,算了算了,进了学府,定然没他大开杀戒的可能。

    因此,仓玉还跟以前一样与他们混在一起,反倒是离奉王朝的其他人,庄胤鸣等人倒是跟他们疏远了,以前是没注意到,如今才发现,那些人对仓玉其实很疏离,恭敬有余亲近不足,仓玉总给人一种形单影只的感觉,曾以为是仓玉辈分高,亲爹又是离奉王朝的第一强者,他们不敢逾越,如今瞧着不是那么回事儿,他们或许是知道仓玉存在的真实意义,或者是被长辈叮嘱过不必在他身上付出过多的感情。

    果然,什么苍云州年青一代第一天骄,分明是第一可怜虫。

    仓玉退缩不得,瞧着叶绮罗有点怯怯的,明显是带着几分畏惧。

    旁人奇怪了,难道因为他被叶绮罗敲晕了,就变成这样了?可是不应该啊,仓玉不知道谁对他下的手,便是知道,现在的他,对那时也不该有记忆。

    叶绮罗倒是突然笑着薅了一把仓玉的头,“小动物的直觉倒是挺强。”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,有危险。就好比小兔子面对狮子,其他时候不显,特殊时候,仓玉这兔子就格外敏感。

    仓玉老老实实的,一动不动,要多乖有多乖。

    贺临忍不住啧了一声,仓玉平日里那么狗的狗崽子,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。

    “叶子是要去中殿吗?据说可能会收弟子不止府主一个。我们在之前就收到容语尊者要收弟子的消息,我们苍云三美……三美,不知道叶子听说过没?”

    叶绮罗不甚在意的点点头。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