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大全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幽默故事 > 正文

幽默故事

粉嫩小女生_我被强制穿环调教成性奴

苦苦2021-08-05幽默故事628
 还有那变故,庄胤鸣总觉得可能给叶绮罗有关,这么怀疑的,大概还不止他一个,只是谁都没有宣之于口,本身就与他们无关,何必掺和呢。而且,真是她做的,那该强到何种地步?有可能吗?所以,保持缄默是最

 还有那变故,庄胤鸣总觉得可能给叶绮罗有关,这么怀疑的,大概还不止他一个,只是谁都没有宣之于口,本身就与他们无关,何必掺和呢。而且,真是她做的,那该强到何种地步?有可能吗?所以,保持缄默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   “她们大概缺了机缘。不过说起容语尊者,据说已经是合丹境后期,却还不足百岁。”

    苍云州合丹境的强者不在少数,不仅出在几大势力,只是他们哪个不是几百上千年前岁的,最年轻的一个合丹境初期,也是将近两百岁。

    不少人都怀疑她来自上州某大势力。

    ——未来不可限量,还有强大的背景,使得多少人趋之若鹜。

 至于府主的实力,以及年龄之类的,那就不是他们能知道的了。

    不过,根据猜测,极可能已经到了离魂境,这个级别的强者,整个苍云州都没几个,那一般都是轻易不出世的“老祖宗”。

    容语尊者言明了只收女弟子,他们自然就没辙了,可是府主……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,但,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,正所谓万一呢……

    这里面又属贺临表现得最明显,叶绮罗对他真的有点不能直视,“随便一点外界影响,就能让你真灵之气失控逆转,这么蠢,就别想那么多了。毕竟上一回,我就在一头灵兽上身上见到类似的情况,便是如此,那灵兽也就是翻了个跟头,没见伤着自己。”

    这伤害性跟侮辱性都相当强,贺临原本挺兴奋,一口气憋在心口,差点让他真灵之气再度失控暴走。戚易及时在他后背拍了一掌,“的确是蠢死了。”

    贺临不敢跟叶绮罗硬扛,戚易就不同了,两人一起长大,也是一起打到大,在金阳宗,他两的关系是最好的,这会儿恨不得揪着戚易直接去演武场。

    叶绮罗突然在贺临胸口气府处点了一下,“运气。”贺临下意识的照做,叶绮罗随后快速的在他胸口腹部点动,改变了真灵之气的运行路径,贺临不适应,差点又断气,叶绮罗下手一下子就重了,“稳住,继续。”

    贺临痛哼一声,随意的改变真灵之气的运转路径,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,尤其是他发现自己的真灵之气根本就收不回去,眼神都变了几变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。

    提心吊胆的运行了一圈,咦,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,筋脉的伤势似乎都恢复了一丝。

    叶绮罗再引导着运行了两圈之后收手,“记住这路径,熟悉了之后,便是遭受突发情况,真灵之气也会自发的运行回到丹田,别说逆转了,本该损耗的都能收回去。”

    惊喜来得太快,“多谢叶……修士。”显然是半点没怀疑叶绮罗的话。

    “这么蠢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熟悉。”叶绮罗话里话外,是真的嫌弃。


 

    贺临再次被骂,却没有生气,毕竟这么轻易的就得了天大的便宜。他自己试着运行了一番,难度的确很大,不过好歹也是天才,最后新路径的掌控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   而其他人心里有点酸,不知道该骂贺临狗屎运,还是傻人有傻福,事实上,绝大多数修士都有与贺临一样的情况,只不过每个人对真灵之气的驾驭娴熟度不同,属性不同,一旦真灵之气被打断,逆转造成的损伤自然不同,大多数都没贺临这么严重。

    即便损伤微乎其微的人,也没有不想解决这个问题的。

    好兄弟,谁不知道谁,贺临觉得自己不能吃独食,否则回头肯定会被他们轮流找上门切磋,“叶子,等我熟悉之后,可以教别人吗?”

    “你当是什么宝贝不成?”还藏着掖着,看着明明挺精明的人,叶绮罗总觉得他在刷新愚蠢下限,“边儿去,别在这里碍眼。”

    看着叶绮罗远去的背影,贺临不知道自己又哪儿惹到她了。

    “有些东西在叶子眼里,好像什么都不算呢。”伏青羡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   因为习以为常,因为不当回事儿,而别人万分看重,在她眼里,可不就蠢了。

    庄胤鸣点点头,明白伏青羡的意思,然后二人对视了一眼,拍拍贺临的肩膀,“继续。”继续“扮蠢”,或许能多获得几分怜悯。当然,他们间接得了好处,不会没有回报,凡是有来有往,才能长久。

    贺临莫名其妙,戚易这会儿都跟着觉得他蠢了,不想搭理他。

    行至中殿,已经有不少人了,部分人身边带着一个侍者,只是那言行举止,可真的是“贴身”伺候了,其中还不乏女修。

    进入学府的女修人数总归是少于男修,尤其是那一百人,女修也才十几个,但是,能走到这一步,就说明实力强悍,这样的人,若是还有男修自以为是的想要束缚束缚,那纯粹就是找揍了。

    对此,叶绮罗神色如常,就跟她好美食之类的一样,这些人好美色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,再说,那些侍者的存在,本就有这样的性质,大家你情我愿。

    便是自己不喜欢,那就不过问便是。

    大势力的骄子,身边从来不确人伺候,他们未必就破了元阳元阴,但是也见得多了,只不过,这样的场合都放浪形骸,实在有失体统,叫人厌恶。

    叶绮罗这会儿倒是清醒了不少,不过整个人还是懒洋洋的,倒是听了一耳朵“府主大人什么什么的”,这倒是跟提醒了她什么东西一样,目光有点散的扫了四周,“鸿宇学府,本质上还是一所学院对吧?”

    身边的人点了点头,“学院,就该有点学院的样子。 这声音不大,但是,作为修者,没有刻意阻拦声音外传,听到的人就绝对不会少。

    原本嬉闹的某些人,顿时一僵,慢慢的收敛了动作,他们是在外面我行我素惯了,学府又直接给他们提供了这些用意明显的人,一时之间竟没注意到。

    “学院”就该庄重肃穆,鸿运学府便是与众不同,最基本的东西却是不能丢的,不然还叫什么学府,想得深了,就猜测这会不会是学府给他们的考验?后背竟是渗出了冷汗。

    “既是学院,作为执掌人,也就是山长而已,叫什么府主,搁外面不知情的人,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。”

    ——所以,这才是你要说的重点吗?

    直接编排府主,好大的胆子!

    不说这重身份该保持尊敬,便是对强者,更该保持敬畏。

    不过,都是新入学的,也就是看了叶绮罗一眼,谁都没有跳出来做些什么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